鱼百百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魏明在口袋里摸了一圈,他的口袋里除了打火机就是烟,哪有什么创可贴。

他从口袋里把烟给抽出来一根,把烟给拨开拿出里面的烟丝,“过来,我给你敷一下。”

季扬看了一眼魏明手上的烟丝很是嫌弃,“不要,脏死了。”

“嘿,你这小屁孩,就你事多。”这烟丝止血是土方法,他小时候就经常用,这小屁孩还嫌脏,在说了就那屁大点伤口搞得跟大出血似的。

季扬就是觉得疼,他举着手指头放在嘴巴里嘬了嘬,魏明看得眼睛睁大,行吧。

季扬手指头被他嘬得都是口水,伤口算是被他舔干净了,魏明不知怎么觉得有点怪异,眼睛盯着小少爷的嘴唇看,小少爷的嘴唇跟山上的桃花似的,魏明觉得低咳一声挪开了目光。

“行了,去一边坐着玩去吧,干完就回家。”

季扬挪到了一边的树下坐着,天气越来越热了,他今天穿着长袖都觉得有点热,阳光下的魏明更是热的背心都湿了,浑身看起来汗津津的,正举着个锤子钉木板。

季扬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魏明,我要喝水。”

“往前走找人要去。”

小少爷往那一坐不动,没一会儿又开始喊,“魏明,魏明,我要吃东西。”

“没有。”

“魏明,魏明,我好热。”

魏明把手上的锤子给放在了地上,他怎么跟带着个没断奶的娃似的,这活还没干完,小少爷就在旁边跟叫魂似的叫他。

魏明一走,季扬也赶紧跟了上来,“在那等着去。”

“不要,热。”

魏明拿他没办法,这现在快十一点了太阳正大,小少爷被太阳晒得小脸红扑扑的,啧,真的是娇贵,一点太阳都晒不得。

“行了,回家,剩下的我下午自己过来干。”

魏明长腿一跨坐在上了摩托车,季扬赶紧坐了上去,细嫩的胳膊一伸搂住了魏明的腰,魏明开着机车走了,季扬看着往后倒退的风景,“我们不是回家吗?”

“祖宗先给你找水喝。”

季扬嘿嘿了两声,其实魏明还挺好的。

魏明开了十来分钟就在一个山间的小木屋停了下来,他推开门从里面拿出一瓶矿泉水丢了过去,季扬接了过来,手里拿着水在小木屋看了起来。

里面就有一张休息的床和几个凳子,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里面有生活过得痕迹。

季扬走了出来,门口魏明正打开水龙头捧起凉水往脸上扑,洗好之后拉起自己的衣服就擦了把脸,八块腹肌全都露了出来。

季扬眼睛盯着人家的腹肌看,挺好看的。

魏明脸上的水顺着锋利的下颌线流了下来,对面的小少爷又在发呆,他发现小少爷这两天总是时不时地发呆,这是什么毛病?

“不是嚷着要喝水,喝呀。”

季扬拿着手上得矿泉水走了过来,他朝魏明露出了小虎牙,“你帮我开开。”

“自己开,没长手呀。”

魏明不想惯着他,一瓶矿泉水都要拿过来给自己开,什么臭毛病。

“你帮我用腹肌开,我想看。”

魏明被小少爷的奇思妙想给震惊了,“你在说什么?”

季扬嘿嘿嘿拉开了自己的衣服,“我都没有腹肌,我看人家能用腹肌开瓶盖,没见过,你给我开个呗。”

小少爷的肚子白皙一片,小腰细得魏明觉得自己一只手就能握住,肚子上软乎乎的,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魏明挪开了眼睛,伸手就给了小少爷一个脑瓜崩,“和谁学的乱七八糟的。”

季扬捂着脑门蹦到了一边,反正以后都是他的,他提前用用怎么了。

季扬嗯了一声把矿泉水举了过去,“我手受伤了,你给我开。”

魏明冷笑一声接了过来,“惯得你。”

但手下还是帮小少爷给拧开了瓶盖递了过去。

季扬喜滋滋地喝上了水,他不就是提前给自己谋点福利吗,怎么了,真是的。

季扬回家后就抱着自己的小二哈一顿贴贴,“宝,你是不是饿了,爸爸给你泡狗粮吃。”

季扬拿出小二哈的碗在里面倒了羊奶和狗粮,旁边的边牧过来闻了闻被季扬给推开了,“你不能吃,这是个小孩子吃的。”

边牧朝着季扬汪汪叫了两声,季扬揉了一把它的狗头,揪着黑豆悄咪咪地和他说话,“等我啃上了你爹,你就是我的好大儿了。”

黑豆摇摇头把季扬的手给甩了下来,季扬嘿嘿笑了两声,把给小二哈买的零食拆了一包给黑豆吃,黑豆这才让他摸了两把。

下午魏明在去干活的时候就没有喊季扬,他三点多出去的时候,季扬还裹着被子呼呼在睡觉呢。

季扬又在家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被魏明拎着给送到了山顶的餐馆那,魏明把季扬给送了过来就准备走了,“好好干,下班的时候过来接你。”

季扬下手揪住了魏明的衣服,魏明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我怕我干不好。”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