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天书小说】地址:tianshuxs.com

原先沈知念真的当做周求男愿意接受这个名字。

直到她迈出了房门打算追赶她的时候,发现了隔壁屋子浅薄的门纸上折射出女人的剪影。

她才明白,原来是在这里等她呢。

沈知念明白如果她当初将计就计,追了出去,或许她现在已经和周求男成为了合作伙伴。

但她不愿意做出先迈出这一步的人。

她必须让周求男亲自来找她,说出她的诉求,见证到她的决心。

这显然是现在的周求男所没有的东西。

沈知念在屋内焦急地等待,估摸着时间,就是为了见证周求男慌忙逃窜的身影。

而果然让她逮到了。

后面几日,沈知念偷偷跟在了周求男的身后,只为了能够更叫了解她。

偶尔她也会感觉自己像极了一个私生饭。

跟到了周求男所居住的地方,虽说不上有多富贵,但也并不破烂。

正如周求男那日同她所说。求男、求男,他们并没有实现自己的所想。

“求男,你今日赚的钱呢?”

屋内老奶奶拄着拐杖走出,脸上气势汹汹。

两人的关系不像是孙女与奶奶,反而更像是仇人。

周求男摘下腰间的荷包扔到了老人的手里,不耐烦道:“一个铜板没有,别烦我!”

老人还想要拿起拐杖打周求男,后者却一溜烟逃出了屋子。

沈知念见状,一个转身藏在了巷道中,生怕周求男发现自己。

等沈知念再次探出头,周求男早已跑没影。

沈知念偷偷走到了屋子门口,望着屋内的老妇人来回踱步,嘴中不停念叨着。

“这个死孩子,赚这么点三瓜两枣,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当初就应该直接扔在乱葬岗,让野狗咬死罢了。”

沈知念攥紧了拳头,最终选择默不作声地离开。

毕竟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她这种什么身份都不是的人。

正如沈知念所想,周求男的确是一块犟骨头。

从酒楼分开后,她的确从来没有找过沈知念。

后面,沈知念也不再跟着周求男,一切都看上天的造化。

如果周求男来找她,她很乐意帮忙。可如果她不来,那只能说明两人缘分尚浅。

*

沈知念蹲在后院的土地上,细心栽培着新搞来的品种。

「宿主,你当初为什么不帮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