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成旭看见吕靳的那一刻,双眼都瞪大了,他怎么来了?

吕靳对身边的侍卫,“给我绑了。”

没一会,吕成旭被绑着拖走了,吕靳看着床榻上的少女,眼底略过一丝不明的情绪。

随后,他扔了件衣衫给她盖住果露的身躯。

于宛宛看见吕靳来的那一刻,她松了一口气,总算从吕成旭这虎口中逃脱。

她忍着体内的热浪,艰难起身,把身上的衣衫弄好,拿起他丢来的衣物盖住自己,她看向他,“多谢侯爷……”

她的声音本就娇滴酥软,如今中了药,更是酥的不像话,吕靳听着,皱了下眉头。

他看向她潮红的脸颊,如同熟透的梅子,她此刻咬着唇,更显娇艳,不知怎的,他内体的蛊毒似乎受了刺激,都在汹涌滂湃。

于宛宛此时已经隐忍到了极点,她咬着唇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在他面前失了态。

她看向男人,“侯爷,奴婢现在很难受,奴婢能否先去找大夫?”

吕靳慢条斯理坐下,“不急。”他又看了她一眼,“替本侯煮一壶茶。”

什么?她现在被药折磨的要疯掉了,还给他煮茶?

于宛宛知道是吕靳这是在惩罚她,她咬着唇试图游说,“侯爷,奴婢被人下了药,能否……能否容奴婢去找大夫解了,之后任凭侯爷发落。”

她此时说话喘息起来,额头的汗珠往下掉。

于宛宛知道自己快要到极限了,为了不让自己陷入情欲的漩涡做出出格之事,她咬着唇,唇都被她咬破了。

吕靳依旧不说话。

于宛宛体内的猛兽在叫嚣,她快要抑制不住了。

手不受控制一般,摘下了他的那件衣衫,随即,她浅浅呢喃,“好热……”她解开了领口的三颗盘扣。

露出了大片雪白的脖颈,于宛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用手捂住,她走到吕靳的跟前,几近哀求,“侯爷,成吗?”

“奴婢快要热死了。”

她这声声哀求,听到男人的耳朵里,极具诱.惑,也让男人起了掠夺的心思,想把她征服,让她在他身上求饶。

于宛宛见他依旧不吭声,她快要崩溃了,她的纤纤玉手搭在他的铁臂上,“侯爷,奴婢求您了。”

“侯爷……”

她咬着唇,眼神逐渐涣散迷离。

吕靳看着她那咬破的红唇,血迹染了大片,红润至极。

吕靳伸出大手,揽住她的细腰,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突如其来的动作,于宛宛大惊,同时口里发出一声压抑吟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