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其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案子仿佛陷入一个谜团。

知之蹲在铁栏杆附近,捏着早已干枯的树叶,怎么都想不明白杀刘刚的和害江浔的联系。现在唯一确定的是,凶手的的确确是从这里进来的。

偏偏这条路是单行道,路窄人稀,没有监控,车子即停即走,想投机取巧查一查行车记录仪的机会都没有。而这些信息同样是外人无法获知的。

凶手怎么会这么神通广大?既能盯着江浔的一举一动,又能轻易的了解小区的一切?

两人从铁栏杆钻出来,是顺着地上的枯叶找,到了路边变没了:“线索断了。”

“不会。”江浔捻起一片叶子:“既然是到这里就没了,证明凶手是开车过来,当时将车停在了这里,能装下那么一大截树枝的车不会是普通轿车。起码是面包车,街道监控应该会拍到。”

“我们看不到街道监控。”

“路边的那些店,或多或少会有监控,也许能拍到。”

从原路返回,刚到小区门口就见一帮男人围在那,膀大腰圆凶神恶煞,还没到夏天就穿上了黑色的紧身短袖,露出的胳膊上五颜六色的纹身。

这几个男人嗓门大,跟吞了十个喇叭一样,又吵又躁,喊人还钱,女人一直喊没钱,谁借的找谁要去。男人们估计是急了,要上手推搡。

知之无意参加别人的争执,打算像往常一样无视走过,身边的脚步却停了下来。她不得不停下来,凑过去问:“不走了吗?”

江浔眼皮一扫:“可能遇到了熟人。”

“熟人?”

被围在中间的女人企图突破重围,奈何这帮男人根本一点间隙都不给留,女人只得徒劳挣扎,叫喊着要报警。

吵闹声越来越大,恰逢小区大爷大妈吃完午饭出来遛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想主持正义的大爷想要上前帮忙,被男人横臂阻止,怒视道:“少管闲事!”

大爷被那一身横肉吓住了脚,不敢贸然上前。

男人很满意的低哼,冲着不识好歹的女人发出警告:“赶紧还钱,不然今天哪里都别想去。”

“你们有毛病吧,我和刘刚已经离婚了,钱又不是我借的,谁借的找谁还去啊!”

女人的声音越听越熟悉,知之歪头,借着人墙缝隙看了眼,被围在中间的正是刘刚前妻严女士。

领头的男人不好糊弄,扭着严女士的胳膊威胁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给刘刚上了人身意外险的事,你拿了刘刚给你的钱,还想要他的命!”

“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我胡没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最好把钱还回来,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来一回的对话,大抵猜出了男人们是什么来头。见几个男人似乎要将人强掳走,江浔终是开了口,叫了声:“大强!”

人堆里一个男人忽地停了动作,慢动作地转过来,脖颈的肥肉因为挤压看不太清下巴的位置,但能看见眼睛里带有浓烈的不悦,一种做事打断的不痛快。

只是这种不痛快在看向江浔时,消失无遗,染上了一点叫惊喜的神色,竟一把摔开严女士的手,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几步道的距离,颇有地动山摇的感觉。

知之自觉地往后退,江浔有所察觉地伸手将她揽在身后,低声轻哄:“别怕,是认识的。”

叫大强的男人站定在跟前,跟个火球一样,周边的空气都变热了:“浔哥,怎么是你啊?你来这边办事吗?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啊?”

看这架势,两个人的关系的确很熟。

江浔颔首指那一堆人:“怎么回事,还干起当街抢人的活儿了?”

大强摸摸脑袋,一头的汗:“误会,全是误会,那可不是抢人,这娘们……不是,这女人老公在我们公司借了三十万,原本说好的三天前还,结果人没来,电话也不接,我们找来才知道人死了,钱总要还的,我们只能找家属了。”

知之拉了拉江浔的衣角,小声提示:“借钱的人是刘刚,那女人是刘刚的前妻。”

大强耳朵尖,听见动静却没看见人,身子往旁边侧,看见被江浔护在身后的小姑娘,眼睛一亮:“你也认识欠钱那货儿?”

人群里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有人认出了知之,要上前打听情况,还有人叫知之过去拉架。江浔见势头不对劲,带着知之过到马路对面。

大强让手底下的人盯住严女士,也跟着一块过马路。三人站在知之的车边,江浔让知之先上车,自己和大强站在一边聊天。

大强中气十足,坐车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原来刘刚给严女士的钱,不是借朋友的,而是借的高利贷。他们作为公司员工,不管刘刚死活,现在已经不想着利息了,只想把本金要回来。

公司调查了刘刚,知道刘刚身上有一份保险,赔偿金高达五十万,还他们绰绰有余。但严女士作为保险受益人,仗着自己已经和刘刚离婚,压根没有还钱的打算,还把刘刚父母现在住的宾馆地址给了他们,让他们找父母要去。

刘刚父母六十多岁了,地地道道农村人,怎么可能有钱。他们不傻,他们就打算和严女士要。

絮絮叨叨的听完,江浔问:“你刚刚和前妻说的保险的事,是有什么内幕吗?”

“这也是我们打听到的,听说这份保险是刘刚失业的时候,被这娘们逼着去上的,这保险刚生效,人就没了,这也太巧了吧。”

“所以没有证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