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雄虫拒绝吃软饭》转载请注明来源:天书小说tianshuxs.com

秋最后还是没有告诉萧玄有关他雄父和雌兄的事,毕竟对面来头都挺大的,帝国元帅和贵族公爵是他亲虫这种事情,说是做梦都显得有些夸张了。

何况他也在害怕。

害怕自己与亲虫相认之后,会因为这个原因失去萧玄。

毕竟一开始只是看他可怜才跟他结婚的不是吗?

这段时间的相处不是没有产生一点感情,但是那点浅薄的温情能使萧玄抛下所有顾虑,坦然自若的跟他继续走下去吗?

秋不愿意做赌徒,万一……他无法接受最坏的结果。

其中难免也掺杂了一点儿小私心。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将萧玄藏起来,不让任何虫知道。

当秋意识到自己是一只贪得无厌的虫。

但是渴望被爱的心永远是盛不满的,就算汲取的爱意再多也依然会想要更多。

就像上了瘾一样。

-

之后的相处一如既往,简单平淡却幸福,至少秋是这么认为的。

萧玄工作带崽两手抓,秋只需要安心出门上班就可以了。

虽然面试被莱顿搅得一团乱,但他还是得到了这个工作。

他顺利的进入了军部担任审计一职,虽然是文职岗位听起来会很清闲,但实际上忙到脚不沾地,唯一的优点就是能每天回家陪自己的雄主和虫崽。

莱顿其实希望他能去第五军团任职,但是秋拒绝了。

他对这种职场后门不感兴趣,而且他不想离自己的雄主太远。

每次出门和回家的时候,都会跟执行命令的军雌们打个照面。

秋不是没有跟莱顿提出过撤回命令的要求,但是被莱顿回绝了。

莱顿说,那些军雌不光是在监视他们,也是在保护他们,因为没耐心的曼斯菲尔公爵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了。

秋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要么主动接受莱顿的示好,要么被动的等待曼斯菲尔公爵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实施的计划。

就连莱顿都对曼斯菲尔公爵有所忌惮,那么他一定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拆散一桩无权无势的婚姻对曼斯菲尔公爵来说,简直轻而易举。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秋最终默认了莱顿的做法。

一开始的时候,秋还会担心外面的异常现象引起萧玄的怀疑,但是当他发现萧玄对一墙之隔的世界毫无兴趣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

因为萧玄的社恐死宅属性,非必要绝对不出门,不是在直播就是在陪伴虫崽,他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已经被军雌们重点保护起来了。

但是秋这口气松得有点早了。

萧玄是不想出门,但是宅久了身体容易出现问题,所以偶尔他会在天气特别好的时候,突起兴致去阳台晒晒太阳。

这个世界上就是巧合太多。

例如此刻。

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对着镜子打领带,准备开启新的一天。

萧玄脚步慌乱的闯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条小尾巴,明显刚刚睡醒,还迷迷瞪瞪的。

“大早上的这是怎么了?”

因为身在第五军团的保护范围内,秋没有往虫身安全方面想。

“外面……”

这两个字一出,秋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外面有什么能令雄主感到震惊的他一清二楚。

难道说雄主已经和第五军团的虫打过照面了?

短暂的平静生活就这样挥手远去了。

秋认命般的垂下眼。

但他还是故作冷静的询问道:“外面怎么了?”

"阳光幼儿园最近新出了一个对外招生活动,各项要求我们家虫崽都能满足,于是我就约了线上报名,刚刚收到了招生老师的短讯,说他已经到外面了!但是很奇怪的是……"萧玄话锋一转,颇为不解的说:“短讯是五分钟前发的,到现在都没有虫上门拜访,我还特意取消了房屋保护系统就怕没听到门铃声,而且我明明跟老师说过到了直接按门铃就行了。”

招生?

秋沉默了。

估计,那位老师正忙着接受第五军团的盘问吧。

虫神保佑,希望这不会给那位招生老师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老师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萧玄左思右想,最后只能得出这么一个听起来不太合理的解释。

但凡他稍微关注一下窗外的景色,都会发现那些巡逻的军雌们,也就能第一时间明白招生老师为何迟迟未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刀子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