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金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叔叔……不要,求你,不要了……”

虞初晚一边抵抗着,一边几乎要崩溃地求饶。

在她绝望的哭泣中,男人的理智还是回归到原位,克制地放开了她。

虞初晚的眸子雾蒙蒙的,怯怯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他仍像来时那般西装革履,就连领带都不曾松动一点。

可她的衣服,却已经乱七八糟,衣不蔽体。

羞耻和懊悔,在这一瞬间涌上心头,虞初晚赶紧背过身去,手忙脚乱地将衣服穿整齐。

而厉慕深目光中的**也已冷却,连同酒后的醉意都消失无踪。

就仿佛,刚才的事情,从没有发生过。

他蹙着眉,揉了揉眉心,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会失控成这个样子。

尽管,她长得和他记忆中的女人实在太相似,他以前也没有让自己动什么不该动的心思。

毕竟,这小姑娘是他侄子的女朋友。

可就在刚才,他居然差点对她……

厉慕深不愿继续想下去,冷冽的声音,在她上方响起,“虞初晚,大人的游戏,你玩不起。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蠢事了!”

虞初晚捂着心口,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她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小声地道歉,“对不起,小叔叔。”

眼前的小姑娘,那双好看的眸子雾蒙蒙的,像一只受了伤,需要救援的小兽,令他的心无端发颤。

罢了,罢了!

总之,是他们厉家对不起人家,他刚才又把她吓成这样。

就当,是给她一个补偿吧。

于是,厉慕深拿出了一张烫金的名片,递给她,“以后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

虞初晚不可置信地看着桌上的名片,不知为什么,好像拥有了一块免罪金牌似的。

“真的吗?”

她知道厉慕深的实力,之前她以为只有出卖一些什么,才能换来他的帮助。

可她没想到,她今晚并没有失去清白,却得到了他的名片和承诺。

厉慕深临走时,叮嘱道:“今天太晚了,你在这里住一夜,明天天亮再回去吧。”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这个套房。

虞初晚到现在,脑子都是懵懵的,刚才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

幸好,她和厉慕深之间没有发生什么。

就在这时,闺蜜姜淼淼的电话打了过来。

突然的手机铃响,让虞初晚吓了一跳。

她接起电话,那边传是下个月月底,厉景扬跟你堂姐结婚。

在厉景扬急性肝衰竭的时候,明明是你给他捐了一半的肝脏,凭什么到最后,变成你堂姐跟他结婚了?有没有搞错啊!”

虞初晚的心狠狠一痛,情不自禁回想起半年前的事:

“晚晚,景扬肝衰竭随时都会丧命。我们的配型结果都出来了,只有你的肝脏可以跟他适

配。只要你捐出一半的肝脏,他就可以活下去!?()?[(.)]??$?$??()?()”

景扬的母亲厉夫人双眼含泪,紧紧握住她的手,祈求道:“我知道,这样做很自私。可是,请你理解一个做母亲的心情。只要你帮景扬渡过难关,伯母一定让你们大学毕业之后就完婚,再也不反对你们在一起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