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众人表情从震惊到一脸麻,就这一会功夫娃娃们都开始商量着怎么把玩具工厂开到世界。

小姑娘大声:“让每个小孩都能买小虎哥哥设计的玩具。”

“没错,我要认真学习!”小虎兴奋的小脸通红。

大虎瞅了瞅砚崽又看了眼小虎:“那我就不用学习啦。”

毕竟他是负责卖的呀。

没想到砚崽和小虎同时看向大虎,大虎紧张:“……咋……咋啦?”

小虎一脸认真:“哥哥,你得学习啊。”

砚崽语重心长:“大虎哥,外面人都说英语,你得好好学习英语啊。”

大虎震惊:“英语?”

顾砚点头。

大虎面露死灰:英语是那小蝌蚪吗?每次都是它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顾砚面露鼓励:“大虎哥,想想你的梦想。”

小虎:“哥哥,咱们的玩具工厂不能没有你啊!”

大虎:“……那行……行吧,我好好学习。”

两人这才满意。

顾建国是见怪不怪,反正他们家砚崽还经常说要带他们一家人去啥蓝星呢?

虽然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蓝星是哪?

身为顾砚老师的王素娟也不是特别意外,毕竟在她心里,她一直觉得他们家砚崽不是一般人。

可是顾砚她姥爷很惊奇啊

,灶火屋做饭的梁小梅也很是震惊。

至于顾砚她姥,砚崽做出啥都不稀奇,毕竟砚崽就是他们公社最聪明的娃。

她对自己外孙女的话深信不疑。

梁小梅其实心里也很高兴,自己俩儿子跟砚崽一块玩,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自己儿子跟砚崽玩,那不就是变得更聪明!

梁小梅悄声问在一边忙活的婆婆:“妈,您当初生大姑子时候有没有吃了啥特别的呀?”

要不大姑子咋能把砚崽生的这么聪明,她坚信砚崽聪明劲遗传他们老王家的!

王老太现在心情很好,瞅了儿媳一眼,想了想道:“好像你爹去地里给我摘的山莓,又酸又甜的。”

想到这,王老太面上有些红:“你爹见我喜欢吃,把咱周边几亩地的山莓子全秃噜完了,那时候村里娃见了你爹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那山莓子可是娃儿们最喜欢吃的了。

梁小梅瞅见婆婆面色,抖了抖身子,主要是平日里剽悍的婆婆突然这样,她是真不习惯!

不过山莓子,她可是记住啦!

她可不能成为老王家最笨的人,她觉得老王家最笨的人应该是婆婆的蠢儿子——自己的丈夫王前进!

梁小梅摇摇头,哎呦,自己反正是比自个男人聪明的。

说着端菜出去,瞅着过来帮忙的王前进,梁小梅昂着头,傲娇地“哼”了一声。

王前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