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万姝笑得纯良无辜:“不会,我怎么会骗你。”

“我要跟着你去,看你怎么做。”

“行。”

哪怕不行也得说行。

江万姝带着小文一起下楼,中途求助问:“系统,你有办法吗?”

系统:“……宿主,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吗?”

“我不那样说,你会闭嘴?”

系统:“……”

江万姝不那样说的话,系统还真的不会闭嘴,会一直嚷嚷。

“所以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没,他就是一缕幽魂,我管不了生死。”

江万姝问:“你之前让我来找他,是想做什么?”

系统老实说:“他虽然是幽魂,但是和过去未来有连接,我能从他身上获得能量。”

“那你现在获得不了了?”

系统之前还很激动,此时却平静下来,对江万姝要怎么处理猫妖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不能了,在猫和人身上来回换,我就算什么都不做,他也快不行了。”

听到系统这话,江万姝下意识看向黑猫。

黑猫趴在小文怀里,看着不吵不闹很乖巧,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黑猫有气无力,眯着眼像是随时都会睡过去。

小文还没察觉到黑猫不对劲,紧紧抱着,生怕江万姝会抢走。

到了楼下,黑猫动了一下,小文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黑猫看着江万姝,江万姝说:“他可能想让我抱。”

小文迟疑,黑猫已经从他怀里站起来,跳向江万姝那边。

江万姝往前一步接住,如果她不往前走着一步,黑猫会摔在地上。

小文担心问:“他怎么了?”

江万姝说:“没,就是担心你累了,所以让我抱着。”

小文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你能算他以前是什么人吗?”

系统不乐意说:“宿主,你帮他算,我没法获得能量,他不人不鬼的。”

“能不能算?”江万姝问。

系统不情不愿说:“能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