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在行宫避暑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便已入了秋,山上气候很是宜人,一阵清风拂过,卷走了夏日残留的余热,林清羽站着书架旁,专心整理自己的医书,明日她们就要启程回宫了,她得趁早赶紧收拾一下。

这三个月,她每日都过得很充实,早上呆在屋子里看李大夫留给她的医书,下午则被璃书拉出去山间撒野,萧晗偶尔得空了,也会带她们几个下山去街上逛逛。

璃书性子活泼,花样也多,每日被她拉着四处玩耍,她几乎没有空闲再去想其他。

“姑娘,这枚玉坠可要带回去?”漱玉拿着一块赤红小狐狸玉坠过来,不知该如何处理。

那日她家姑娘外出归来,手里拿着这个玉坠皱着眉头若有所思,也不知道这枚玉坠是从何而来。

这枚玉坠通体赤红,无半点杂质,且雕刻工艺精细复杂,一看就价值不菲,起初她还以为是太子殿下送的,不想她家姑娘却说不是,只冷漠的说是一个讨人厌的家伙送的,之后便随意的丢在梳妆桌的抽屉里,后来似乎也忘了这枚玉坠。

方才她收拾行礼,想起她家姑娘似乎不喜这枚玉坠,本没打算装进匣子里,可又见这枚玉坠实在贵重,这才过来问一句。

林清羽接过她手里的小狐狸玉坠,想起一个多月前,梅岁寒修养好身体,打算下山离开之前,她特地支开璃书,独自去见了他一面。

梅岁寒那次受伤严重,整整在行宫修养了一个多月。

若是寻常人,早在伤口包扎好,能够下床走路之时,便该被送回去,自个儿在家里养伤了。

可不知这梅岁寒究竟有多大的脸面,皇帝竟特许他待在行宫修养至伤好为止,这一养就是一个多月。

她去见梅岁寒,目的嘛,原是为了挟恩以报来着,原本也没想着他能答应她什么,没想到他竟是挺好说话。

“想必你也听太医说了,你能撑到行宫得太医施救,乃是因为我先前在山洞了给你扎的那几针,还有帮你止血,生火给你保暖,虽是纪姐姐开口让我救的你,但施救的人到底是我,如此说来,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

虽然身高矮了他大半截,林清羽还是仰着头瞥他,一副高傲之姿。

“嗯,所以呢?”梅岁寒只是微笑着看她,语气温柔平静,仿佛只是兄长在看自己无理取闹的妹妹。

“咳咳。”林清羽清了清嗓子,觉得他这幅笑容满面的模样一点都不够严肃,自己的气势都要被减弱了。

“俗话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之恩,你说呢?梅庄主。”她直接开门见山。

梅岁寒还是温和的笑着,“姑娘大恩,在下没齿难忘,来世必定结草衔环,以报姑娘大恩。”

林清羽皱了皱眉头,来世?

奸商,报恩还有讲来世的?

梅岁寒似没有瞧见她眼里的鄙夷,从容的斟了一杯茶推到林清羽面前,“这是康州来的龙神茶醇爽清新,你尝尝。”

林清羽低头看他推过来的茶,她才不喝,哼!

梅岁寒见她不喝,也没在意,笑着从袖中掏出一枚赤红的小狐狸玉坠,“这枚玉坠我一直随身携带着,梅月庄的管事们均认得此玉坠,现下我将它赠与你,他日你若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凭此玉坠来梅月庄寻我。”

林清羽一脸狐疑的看着他,真的假的?

思量再三,林清羽开口:“既然是你一直随身携带着的玉坠,我也不好夺人所爱,不如这样,你答应我三个条件,便算抵消了这救命之恩,你看怎么样?”

“你放心,绝不会让你作奸犯科,杀人越货,违反戒律法规。”见他有些迟疑,林清羽立马又补充道。

梅岁寒笑了笑,“姑娘想到哪里去了,在下一介草民,岂敢作奸犯科,杀人越货?”

林清羽在心里默默的鄙夷他,你个杀手头头说这些?

“难道你不愿意答应我三个条件?”林清羽道。

“正如姑娘所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姑娘与我是救命的恩情,只三个条件是不是太少了?”

“三个足以。”

“那不知道姑娘是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梅岁寒面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我还没有想好,只要你答应,将来无论何时我提出这三个条件,你都要答应就好。”

梅岁寒无奈摇了摇头:“姑娘可真会讲条件。”

“你不肯答应?”

“怎会?”梅岁寒温和笑着道,“我答应你便是。只望姑娘将来可别将我给卖了才好。”

“放心吧,不会卖你的。”林清羽面无表情道。

若是她没有记错,将来翟大哥会中毒,而解药就在梅月庄。

纪姐姐去求药的时候,这人非要纪姐姐答应他三个条件,而这三个条件没一个是好的,其中一个更是让纪姐姐与翟大哥和离,导致纪姐姐与翟大哥误会不断加深,到最后几乎无可挽回。

她不想让纪姐姐伤心,若是将来翟大哥还是不慎中毒了,那她就反过来利用这三个条件去求药。看他还怎么刁难翟纪姐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