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我就坐进车里,然后开车回去了。

进去程家别墅,我就把车停好,然后,我下了车,回到家里。

进去以后,就看到程文心坐在沙发那里,一边喝饮料,一边玩手机。

“文心,我回来了。”

“好,过来坐吧。”

“嗯。”我换好拖鞋,就走了过去。

然后,我放下背包,坐在他旁边。

“你喝橙汁吗?”

“不喝。”

“那你吃点水果吧。”程副总笑了笑。

“好。”我拿起一块猕猴桃,放进嘴里,开始咀嚼。

“怎么样?你上午出去玩的开心吗?”

“开心。”

“既然如此,那你就告诉我,你上午去哪里玩了。”

“植物博物馆。”

“你去植物博物馆了。”

“是的。”

“哪里人多吗?”

“多。”

“今天出去玩的人,是那种人山人海的,还是一般的多?”

“一般的多。”

“好,我知道了。”

“对了,文心,你自己待会儿,我先去洗个澡。”

“好。”程文心说完,我就站了起来,然后去了楼上。

紧接着,程副总放下杯子,拿起手机,拨打通了一个号码。

“喂,叶总。”

“诶,程副总,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叶总,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

程副总把事情说了一遍。

叶诩听完他的话,就想了想,“你是说,南曦她刚回家,但是你发现她脸色不好。”

“是的。”

“她怎么了,你应该是知道的,没必要问我啊。”

“可是我觉得,她对我始终都是很冷淡的。既然如此,就说明,她的心里还有你。

既然她有你,那么她有什么事,就会和你说。

所以,我才想着问问你,看看她是怎么了。”

“抱歉,程副总,她的情况,我并不知道。因为,我已经有段时间,没看到她了。所以,这个问题,你问我,问错人了。”

“好吧。那叶总,打扰你了。”

“没事。”叶诩笑了笑,“不过话说回来,有件事,我想和您说一声。”

“什么事?”程文心问道。

叶诩想了想,就把事情说了一遍。

程副总听完他的话,就觉得很震惊,“什么?你说什么?”

“程副总,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是穆掌门告诉我的。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南曦她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好,我知道了。叶总,谢谢你。”

“不客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书小说【tia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叶先生的娇妻有点甜》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