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有几个替身?!》转载请注明来源:天书小说tianshuxs.com

桑褚玉思忖一阵,微直起身。

【虐心值+1,已积攒:78点。】

又加了?

她盯着那截枯根,稍往下弯腰。

【虐心值+1,已积攒:79点。】

她又重复了一遍拾捡树根的动作。

【虐心值+1,已积攒:80点。】

桑褚玉面露错愕,瞳仁微颤。

见鬼了!

这年头树根也能做替身了吗?

还是截瘪掉的枯树根。

可她还没说词儿啊。

裴雪尽的声音响在耳畔:“根据系统反馈,是某个替身反应过来自己正被当作代替品——这应当也算作一个虐点。”

……

挺好。

希望以后都能这么省事儿。

她暂将这事儿抛在了脑后,拾起那截梨树根。

这截树根已经被虫给蛀烂了,根身干瘪枯萎,上面见着密密麻麻的小洞。

轻一掐,些许树液渗出。

但并非血红,而已变成了深褐色。

这截枯根已没什么用处,她丢回地上,跟上了蒲栖明。

又拐过两道弯,跟走过葫芦腰似的,眼前陡然宽敞许多,是一处开阔地穴。

而那株血梨树的根,就交错虬结在地穴中间。

发达的根系穿透了虫巢,又深深埋入地底。远远望去,竟如一片深褐色的密林。

跟她刚才捡到的那截枯枝差不多,这地底的血梨树根也都被蛀出了大大小小的虫洞。

密密麻麻,堪如蜂巢。

蒲栖明停在地穴前。

他们四周漂浮着夜明珠,但也仅能看见地穴一角。再往里去,还不知这地穴究竟有多大,树根又有多少。

“方才一直没听到虫妖的动静。”他道。

桑褚玉倦垂着眼。

这地底逼仄潮热,空气也不流通,哪怕提前服过换息丹,也不可避免地觉得困乏。

“嗯。”她慢腾腾地往外送字,“虫子,还在。”

的确听不见声响。

但这地穴之中涌动着浓厚的妖气。

想来,那些虫妖只怕都蛰伏在暗处,等待着啃咬他们的时机。

蒲栖明看向她:“这些尸虫是依靠亡魂死气存活,没法除净。好在修为低,不会轻易靠近我们——褚玉,你以为如何?”

桑褚玉登时有种面对剑派考核的错觉——如何在虫妖环伺的地穴里挖树根。

她敛下其他心思,说:“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截枯枝,是被刀刃砍断,先前应有修士来过此处。”

蒲栖明:“血梨树液是难得宝物,自然有人来找。”

“那截树枝——”桑褚玉忖度着更恰当的说法,“已经被死气腐蚀得不成样子了。”

蒲栖明微怔:“你的意思是……”

桑褚玉点点头:“那人已经死在了地底。”

树根还没烂完,应该没死多久。

“但这地底并未瞧见白骨尸首。”蒲栖明道。

桑褚玉想了想,从怀中取出一张手掌大小的假人纸片。

往里注入妖气后,她轻一吹——

纸人顿时活了过来。

它舒展了两下身子,随后跃下掌心,像只小雀儿似的蹦蹦跳跳往血梨树根跑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云山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