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木质调的淡香若有似无地萦绕上鼻尖,两人的距离实在太近。

近到她能互相听到清浅的呼吸声,能清晰地看清陆渊高挺的鼻梁,形状优美的薄唇,微挑的眼尾邪气到似能溢出黑雾。

陆渊凝视着她,黑曜石般的瞳孔如宇宙最深处的星子,仿若能吞噬人的神志,那恍若深情的眼神,简直活脱脱的妖孽再世。

要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被他这么瞧上一眼,估计魂都要被勾走,生生溺死在里面了吧。

可惜顾漪不是。

只见顾漪轻巧地勾了红唇,眼底藏着探究,语气打趣地道:“请问这位陆助理,没有你上司我的指示,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中锋芒已露,空气中的分子霎时仿佛凝固。

这个问题实在敏感。

现代法治社会可不是说着玩的,沾上被人跟踪监控这种事情,放谁那基本都是不能踩的红线。

陆渊不以为意地哼笑一声,气音轻似羽毛,轻而易举打破了降至冰点的氛围。

空气重新流动起来,涌入两人之间。

“别这么紧张,放轻松。”

陆渊神态自若地靠进椅背,与顾漪拉开距离,一只手支在椅把上,语调懒散道:“最近我在亚太华区有几个大项目,打算成立个临时总部,来选个办公地址。”

“一个办公地址还用您亲自选?”顾漪神情淡淡,她对陆渊张口就来的话是半分不信。

陆渊指节敲了敲脑袋,然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语气真诚道:“啊,还有,我顺便签了个字,过了那幢大楼的产权。然后呢,我有点口渴,想来杯咖啡,于是就随便找了家店,结果你说巧不巧,怎么就遇到了呢。”

巧?真巧还是真全靠技巧,以后自会分晓。

“行吧,您有钱豪横,资本家的事我不配问。”顾漪听到这个回答后,耸了耸肩,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懒得看陆渊这副花孔雀开屏的嘚瑟样。

“诶,对了。还有房产证,大红底的一本可漂亮了,你要不要看看?”陆渊眼睛笑得弯弯,跟只狐狸一样,手指还在半空中比划了一下。

“谢谢,不用了。”顾漪冷静地说。

陆渊又下巴一扬,一股子嚣张劲儿,“倒是你,不是说忙着见客户吗?怎么还有空和前男友搁着喝咖啡?”

他还特意把前男友三个字加了重音。

“咯噔”一声,瓷器与木桌发出温润的声响,顾漪放下咖啡杯,有些疑惑地横了陆渊一眼,“这和您有什么关系?”

如嗔如怨的一眼,哪怕语气是不耐烦的,也叫人生不出半分恼意。

“你说的对。”陆渊垂眸,自嘲般得扯了下嘴角。

他现在当然没有立场说这话,可是一感受到顾漪与先前相比有点软化的态度,他便忍不住再多上前一步,想试探出他在顾漪心里的底线。

但是,这女人一言不合就甩敬语,在两人间瞬间拉下一道无形的警示线。

顾漪就是吃准了她现在在他的心里非比寻常,他对她有超出对常人的耐心。

是他一不小心太急了。

不过没关系,他现在有的是时间和心思陪她耗。

陆渊重新抬眼,仿佛刚才顾漪对他的隐形警告没有半分影响,面上又是邪气吊儿郎当的笑容,“你是不是觉得x企有问题,想从谢临入手?”

“嗯。”

“我有个想法,你想不想听听?”陆渊轻笑,对着顾漪勾了勾手指。

“哦?”顾漪面上看是起了点兴趣,她点头说:“你讲来听听。”

只见陆渊“啊呀”了一声,一手捂在胃上,整张脸写满了痛苦的表情,虚弱地道:“我的胃好痛啊,好像是胃病犯了,我的头好痛,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然后,陆渊一手把表盘怼到顾漪眼皮子底下,继续装模作样地哀嚎:“你看都快五点了,是不是该吃晚饭了。”

说完,陆渊还不忘偷偷瞟一眼顾漪。

顾漪被这位没有半点包袱的大资本家给逗乐了,一时也起了点逗弄的兴致。

她故意道:“晚饭啊?我一般都是七点才吃的。你要是饿的话出门左转二十米就有家餐厅,快去吧,可别饿坏了。”说着,顾漪对着陆渊眨了眨眼,一脸真诚地建议。

陆渊简直难以置信,像是遭受了多大不公的表情。

于是,陆渊选择直接摆烂,“我一个人吃不下饭。”他脑袋支在手肘上,闭着眼,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耍无赖地说:“你陪我吃。不然我胃病犯了,顾漪你就是见死不救。”

“行了,别装了。”顾漪毫不留情戳破陆渊浮夸的演技,然后检察了下手机的行程安排,拎着包起身,“你订的餐厅没有取消吧,小助理?”

陆渊一听有戏,眼睛刷的亮了起来,敏捷地起身,挑眉道:“当然。走走走,吃饭去。”说着,他走到前面给顾漪带路。

陆渊安排的地儿是私厨,位置是最金贵的商业地段里包圆了整幢楼,闹中取静别有一番风味,而食物的味道自然也是顶尖的。

从佛跳墙到m9+等级的牛排等等,主打一个中西合璧,餐后甜点也很有创意,是波斯提尼,一道源于中东波斯的特色美食,类似雪酪的口感,揉杂着玫瑰香气和开心果的细腻酥脆。

这么一顿饭下来,顾漪是挺满意的,这餐的热量没有特别超标,明天去健身馆不用加时间了,但是陆渊满不满意嘛......

顾漪放下手机,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陆渊,他正单手刷着手机。

大约是感受到顾漪投来的目光,陆渊掀起眼皮看向她,慢条斯理地放下手机然后坐正身形,轻笑了下,道:“电话打完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