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男人的话音刚落,周遭瞬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然而,这片静谧并未持续太久,一个女生的声音骤然响起:“张明宇,你胡言乱语些什么?我们诺诺可就在这儿呢。”

说话的同时,她伸手将一个女生推到了众人面前。

苏眠抬眼,当看到自己对面的女生时,她不禁呆住了。

这不正是之前在别的包间里紧紧盯着自己看的那个女生吗?

难道她是沈洲的新女友?

苏眠的脑海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还没等她想明白,那个女孩子再次开口道:“诺诺可是沈少的未婚妻,这个女人哪能比得上正主?”

苏眠听出了对方言语中的嘲讽之意,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

沈洲的未婚妻竟然也在这里。

一想到此,苏眠顿感自己仿佛被钉在了耻辱柱上,任人指指点点。

周围众人的目光也变得鄙夷起来,如刀子般刺痛着她的心。

苏眠心慌意乱地推开沈洲,那仅存的自尊心让她极力与沈洲保持距离。

她有些语无伦次地对着张明宇开口:“对不起,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洲看着刚才还在自己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女孩一副和自己撇清关系的模样,眼眸不由得微微眯起,他的视线落在了苏眠的脸上。

没忍住低咒了什么?

这死女人真的是要气死自己。

她难道就不知道和自己说几句软话吗?

这几天他一直在等苏眠和自己低头,可结果呢。

他妈的,竟然和池野那个野狗勾搭在一起不说,还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上班。

今天不好好教训她一下,就不知道这种地方的险恶。

想到这里,沈洲一把将李诺诺扯过来,搂在自己怀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是啊,我们家诺诺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比得上的。”

李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沈洲这是在搞什么鬼,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沈洲见状,凑到她耳边低声的开口:“配合老子一下。”

李诺闻言,扫了扫一旁脸色发白的苏眠,瞬间就明白了。

她心里更加鄙视沈洲了。

这个幼稚鬼。

虽然她是很嫌弃沈洲的,但是碍于和沈洲的约定,还是笑着配合。

一脸娇羞地往沈洲怀里靠了靠,随即看向张明宇:“好了,张大公子,别为难人家小姑娘了。”

张明宇冷哼一声,刚才他还以为沈洲会当着自己未婚妻的面和自己抢女人,看来也不过如此。

既然李诺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在继续为难苏眠,但是自己心里还憋着一股气,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想到这里,他扬眉狞笑,视线落在了苏眠的身上:‘你把老子打成这样,你觉得一句道歉就完事了?’

苏眠呼吸一滞,一脸戒备的看着张明宇:“你,你想怎么样,大不了我你医药费我出。”

张明宇视线轻蔑的低笑一声,随即指了指苏眠推过来的酒:“你不是陪酒的吗?我开多少你喝多少,否则,今晚你就别想离开了。”

随着他的话,众人看了看,都惊住了。

这桌上的酒起码也有20瓶,虽然不是什么高度数的伏加特,但是这么多喝下去不死也半条命。

苏眠的视线看着桌上的酒,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的紧了又松。

她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最终视线落在了沈洲身上。

当看到沈洲一脸轻蔑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苏眠收回视线。

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帮自己的,只有自己能拯救自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