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天下尊》转载请注明来源:天书小说tianshuxs.com

数个世家遣人到卒家之事自是无人不知,这番动静竟是比起世家大比都不遑多让了。这让还在往卒家赶的仲为颇为心焦,毕竟他已经从仲家脱离出来,如今独自带着母亲去往东州终究还是颇费些周折,比不得当时仲家主带着他赶路的速度。

这一路走来传闻越听越多,他自是听出了里面含有不少夸大之言,少不得有人从中作梗。背后之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要把卒祷高高捧起,然后让本就忌惮卒家的世家出手。若是能就此打压下卒家自是一本万利;就是不能,以卒祷的年纪只怕经此一役也废的差不多了,对卒家来说也是巨大的折损。

虽然不知道幕后之人是谁,但是仲为心里还是暗自咬牙不已,只想着日后一定要揪出此人,让他付出代价!不过此刻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赶到少主身边,为他护法才是。

做为仲为的娘亲,仲夫人自是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心中的焦躁不安,她虽然不甚聪明却也从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中知道了缘由。她自是不愿仲为为难,夜里在住宿的驿站整理好后,便将人叫到了跟前,劝道:“娘亲虽只是炼气后期,但如今已到了东州地界,又有随从保护,安全上已无大碍。我儿可放心,自去相助。”

“不行。”仲为皱眉,坚持道:“东州虽然法度严明,但是修士也更多,说不得就有宵小敢不顾规矩暗自动手。钱财倒是不算什么,就怕害了性命,若不是亲自护送我不放心。”

他脱离仲家这件事终究让仲家的一些族老不满,虽然他堂弟那一支乐见其成也为了他早点离开颇下了些功夫,但是若是能给他些迫害他们也不会介意。所以这一路上为防止他堂弟或者仲家某些族老的后手,他也废了不少心思。如今好不容易到了东州,自是更不能让母亲被自己牵连受到伤害。

仲夫人说是家主之妻,但是跟仇宴儿不同,她并不管事,在族中也没有什么地位。原以为一辈子也就这样了,没想到儿子突然领悟了法则,一跃成了天骄之列。生活似乎要好起来了,却没想到仲为并不想呆在仲家继承家主之位。

虽然不理解仲为为什么放着好好的家主之位不要要去做卒家少主的护卫,但是她贯来以子为天。即使仲家主反对,她也毅然决然的同意了仲为的提议,从仲家主家分了家,跟他到东州来发展。而仲家主毕竟现在还是家主,若他不想提前将家主之位交出去,便能一直呆在那个位置上,直到如今的仲少主长成。

这种事在修士家族间倒也屡见不鲜,不过大多是旁支的后辈有天骄想要自己做大,就干脆分家出去发展,本就是主家的直系不想继承家业的倒还真是少见。

早先在大比上看中仲为的一些世家得知此事后也颇为纳罕,不过在得知是去卒家后倒也不足为奇了。毕竟那是东州第一世家,便是个仆从都能让人挤破头的地方,说不得这小子以后还有一番造化。

当然这些事对于如今的仲为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所谓了,早先卒夫人就已经给他传来了消息,卒家一切已经安排妥当。因为老祖的突然回归,在少主测完灵根后他们二人已先搬去了云顶宫居住,不过老祖还没有给众护道者讲课,想来如今也是在让少主适应在云顶宫的生活。

他当然不会以为老祖不给护道者讲课是想等他一起,不过没有开始讲课这件事还是让仲为舒了口气。毕竟化神老祖的指导对于无须界的任何一个修士而言都是难能可贵的,错过一次都是能痛心很久的。如今得了消息,仲为自是宽心了很多。

“你这孩子……”仲为坚定的话语自是让仲夫人颇为贴烫,但是她也知道轻重缓急。卒家主家如何先不提,若是让化神老祖因此不满,那才是真的坏了大事。

“且知大局为重,若是因为娘亲让你误了大事……”

“娘亲放心,我自有计较。”

“你……”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一阵轻快的笑声从房门外传来。仲为闻言瞬间站在了仲夫人面前,双手握拳运起周身灵气,低声呵道:“谁!”

“莫动手、莫动手。”来人感觉到屋内的灵气波动,熟知仲为招式的他心知对方已然起势,若再不出声怕是要正面挨上一下,忙是开口亮明了身份,“是我,明符修。”

“是符修啊。”仲夫人闻言倒是露出了笑意,忙是开门招呼人进来。“符修怎么也来了东州?可是出来历练的?”

明符修算是仲为展露出天赋后交的唯一一个朋友了,虽然仲为大多时候不太会跟他说什么好话,但是谁叫人明大少爷就是喜欢结交各种有天赋的修士呢,自是不会错过仲为这个突然领悟了法则的天骄了。好在他脸皮够厚,虽然对方贯来不假辞色,他也依然靠着死缠烂打成为了仲为唯一的“友人”。

因着他时时来找仲为,倒是在仲夫人面前混了个脸熟,加上人长得俊秀嘴又甜,自是让仲夫人对对方跟仲为交朋友的事乐见其成。

“啊,这不是听闻了卒少主幼年便一举突破到了筑基圆满,受了家族的命令,前来贺喜么。”明符修顺着仲夫人的指引坐到了椅子上,毫不见外的自己倒了杯水喝了起来。

“明家没事凑什么热闹。”仲为见状皱起了眉,干脆让自家母亲坐着休息,用不着叫店家上点心。

明符修挑眉倒没有说什么,他也乖觉顺着仲为的意思让仲夫人好好休息不用忙活,而后才回道:“明家虽然在东州名声不显,但是好歹也是北州第一大家吧,这种关乎所有世家的事情,明家总也要看看情况不是。”

“哈。”仲为双手抱臂,嗤笑道:“卒少主才几岁,不过突破了个境界,又跟所有世家有什么关系?”

“你倒也不用试探我。”明符修咧开嘴,笑道:“反正我就是个来看热闹的,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我可不清楚。”

“谁说我都信,你说我就不信。”

“嘿,你这家伙。”明符修摇了摇头,无奈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所有的世家都在看着那位卒少主,看着他如何渡过这次大劫。”说着他倒还有些兴趣盎然起来,“不得不说他筑基的太早了,若是再晚个十年也不至于闹出如今这般的阵仗。原先我还以为什么‘圣人瞳’都是假的呢,若非我亲自见过……”

说着他抬眼看向了仲为,笑问道:“我来时还接到了族中的消息,说是对方已测灵根,乃是传说中的‘无极灵根’,你可知是真是假?”

“卒家本也没想着隐瞒不是么。”

虽然仲为答非所问,但是明符修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一时笑意越发灿烂起来,“我对那位卒少主真是越来越好奇了,说真的你既然跟卒少主是熟识,能不能也帮我引荐一下?我也有意跟他交个朋友。”

可惜回答他的是仲为的一记重拳。

“嚯!动什么手啊!”好在明符修早有准备,不待拳风近面他就瞬间退开了数步,躲到了仲夫人身后。

“为儿!”仲夫人听不懂那些弯弯绕绕的,但是仲为打人还是看在了眼里,一时不由站起身斥责了几句。

碍于母亲在场,仲为只能忍下了这口气,不过对方有意接触卒祷的事情还是给他记在了心里。在他看来明符修就是那种会教坏小孩的坏胚,是决计不能让对方接近卒祷的!

大概明符修自己也知道自己在仲为心中是个什么形象,一时也只得无奈的安抚下了仲夫人,而后以时候不早为由率先告辞了,不然他还真不确定对方是不是会找个机会给他揍一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玛丽家的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