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边游刚一醒来,就察觉到了后颈腺体上的刺痛,伸手摸了下,看着手上在腺体上沾染的些许血迹。

她简直不敢回想这三天内自己的腺体遭受了多大的摧残,发情期中的祁知厄真的是毫无理智可言,每一次咬下去的时候,她都怀疑祁知厄要将自己咬死。

她侧过脑袋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祁知厄,原本瓷白的面容上此时带着健康的红润,她还能嗅到空气中的信息素浓度已经降到了一个安全的阈值,松口气的同时,想要起床的她也忍不住龇牙咧嘴起来。

手臂酸痛得她都想要这手不是自己的了,混乱迷情时没觉得这有什么,等到事情结束后,才发觉手臂简直是快要废掉了。

她现在都不能很好回想起当时她们两个是怎么靠到一起去的,脑海中剩下的就只有那肌肤的熨帖,低吟的声响勾勒出一幅令人神魂颠倒的画卷。

挣扎着从床上起来,看着祁知厄那光.裸的肩头,脸上不禁浮现出淡淡的羞窘,伸手帮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这才去洗漱。

在洗漱的间隙她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了,而且因为这些天根本没时间处理跟祁知厄之外的事情,积累下的消息数字已经让她感到头皮发麻的地步。

龇牙咧嘴的洗漱完,从盥洗室出来的边游看着还睡得沉的祁知厄,没有打扰她,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打电话让人送餐过来。

这几天除了偶尔几餐是边游做的外,其余大多数都是叫外卖送到门口。

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自己做饭时间太久,而往往还没等她们做好饭,下一波热潮就已经来了。

现在之所以不做,自然也是因为边游怕自己拿不动锅铲了……

在等外卖的间隙,边游开始收拾客厅,将那些需要清洗的都拆卸下来,直到将东西扔进洗衣机里,她都脸红到不敢多看一眼。

脱离了那样的情景后,激情退却的边游,那颗羞耻心就开始上浮。

一切都整理好,外卖也正好送了过来,边游没有打开自己先吃,反而是回到房间,在床边蹲下来,看着祁知厄睡熟的模样,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

用指尖轻轻戳了下,嗓音放柔了下来。

“知厄,醒醒。”

或许戳人的指尖确实恼人,祁知厄原本舒展的眉头皱了皱,看起来很不情愿醒过来的样子。

皱皱眼皮,费力睁开眼睛,入目就是边游那张含笑的脸,那双润亮的眼中好似含了漫天星辰,格外吸引人视线。

见她醒了,边游唇角笑意愈深,眼睛微弯道:“该醒啦,要不然胃受不了了。”

昨晚两人就没顾得上吃晚饭,又一觉睡到了十点多,再晚一点都可以吃午饭的程度了。

看着这人言笑晏晏的模样,祁知厄沉默了片刻,朝边游露出一抹浅笑,嗓音微哑道:“好,你先出去,我现在就起来。”

听到她回应自己,边游脸颊染上红晕,小声应了声后起身往外走。

因为祁知厄现在被子下的身体,还是赤.裸的。

等人出去后,祁知厄脸上的表情一点点淡下来,淡漠着一张脸起身,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

原本光滑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斑驳的红痕,单是看一眼都知道其激烈的程度。

进到盥洗室,看向镜中的自己,不仅是自己能看到的地方,自己没看到的脖颈这些地方,也净是边游留下的痕迹,尤其是靠近腺体的那位置,更是惨不忍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书小说【tia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残缺渣A攻略成功了吗》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