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狠狠砍在鲜肉上,发出“噗叽”一声闷响,留下一道凹痕。

“苏时雪她有病吧?这都什么馊主意?让我做饭,她怎么想的……哦,是这样切啊。”

对着案板抱怨到一半,尚梦才发现了切肉技巧。很快,案板上便码了一堆……肉条。

“啊,师尊,肉丝不是这样切的,还是让弟子来吧……”

一道有些含糊的声音从膳堂后厨一角响起。

孟常柏放下一大盆洗好择好的菜,抹了抹手走到案板前,接过尚梦手中的菜刀。

尚梦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白眼立即翻得更深了。

平日里,她这个小弟子还能称得上一句清秀。

但此时的他,可谓是不堪入目——腿有点瘸不说,腰还微微弓着,头脸更是重灾区,嘴角肿得与鼻梁同高,说话都说不清楚。

“丢人现眼……脸丢尽了!太丢人了!”

尚梦苦恼地连连摇头,恨铁不成钢地点了点孟常柏后肩:“打不过她的弟子也就罢了,连她的傀儡也扛不住?被打成这个样子?”

孟常柏一边流畅地把肉条改切成肉丝,一边弱声答话:

“师尊,弟子不知啊。我们几个都与那傀儡对战了半个时辰,就我被打得最惨……”

“你是不是说她坏话了?”

尚梦立即抓住了重点,心道苏时雪近日来行事诡异,还格外记仇,怕是她这小弟子说了什么坏话被苏时雪听见,公报私仇呢。

孟常柏茫然地转转眼睛:“没有吧……我不记得了,师尊。”

与此同时,规整均匀的肉丝也已经切好。他把备好的菜往灶台边上端,一边朝向梦道:“师尊先出去吧,等下油烟大得很。”

尚梦翻了个白眼,手上却稳稳地端起两盆青菜走到灶台边:“我还会怕那个?你做便是,我在一旁……学学。”

“哦……好。……师尊,弟子现在放的是油,炒菜要用油。”

“这个我知道,不必这般事无巨细。”

“是,师尊。”

“……等下,你撒的这一撮白花花的,是什么?”

“回师尊,是盐。”

“……”

与此同时,清凝峰上,简单打点过的空殿内。

“从废墟中找出来之后,还未来得及整理清扫。”

苏时雪推开库房大门,指了指零落满地的功法、宝器、丹药等物:“随意挑一个吧,看看哪个对你最有裨益。”

话音刚落,闻千合便弯腰拾起一枚圆珠,在掌心轻轻抛了抛:“这个吧。”

看见他选中的法器,苏时雪有些诧异地挑起眉:

“萤火珠?这东西除了能散发些微光和温热,没有别的用处吧?考核第一名的奖励,你便选这个?”

“师尊是觉得,弟子不会再取得第一么?”

闻千合比她高出许多,说话时微微低着头。室内光线昏暗,令他眼中神色愈发模糊不清。

顿了片刻,他又补充:“而且,这萤火珠恰是弟子需要的。”

苏时雪视线在他身上停了片刻,而后点点头走出了库房。大门刚关上,两人便同时开口:

“胡如玉那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日落大道

日落大道

卡比丘
陈泊是亚联盟最年轻的大校,授总统勋章。然而不久后,叛国,弑父,四起证据确凿、手段残忍的谋杀。陈泊桥被当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其他全本26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