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加糖(16)

乍一听到小朋友那句响亮的“小叔公”,顾千俞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毕竟人在忙得头昏脑涨之际,是很容易出现幻听的。

她猛然回头,几乎只是抬眸的一瞬,视线范围内毫无征兆地闯入一辆嚣张的库里南,昏黄路灯斑驳洒在车身上,莹莹发亮。

王家馄饨店最不缺的就是豪车,别说大奔宝马,就是豪横的劳斯莱斯和法拉利顾千俞都见过。

不过她这辈子也就和这一辆库里南打过交道,除了章秋白,不会有别人。

章秋白怎么来了?

他来干什么?

总不至于是来吃馄饨的吧?

一时间诸多疑问在脑子里盘旋,她寻不到答案。

男人坐在车里,也不着急下车。隔着一段距离,夜里光线又昏暗,顾千俞看不到车里的人。

不过王思乐小朋友奶声奶气的声音她倒是听得很真切。

“姑姑,你快点过来,小叔公来了!”

小家伙生怕顾千俞没听到,又热情地复述了一遍。

他的嗓音里流露出浓浓的兴奋感,手舞足蹈。

这孩子早慧,人小鬼大,也不粘人,碰到相熟的长辈顶多平淡地打声招呼。倒是极少见到他对哪个大人这么热情。

顾千俞都要对章秋白另眼相待了。乐乐就见了他一面,小家伙就被他拿下了。难道这就是霸总的魅力,老少通吃?

她很无奈,很想装没听到,然后跑上楼躲起来。说实话,她一点都不想和章秋白打交道。只要一见到他,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两年前的那段露水情缘。

鉴于他和章继的关系,那段露水情缘就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雷。虽然她绝口不提,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他似乎早已将她忘记了。可她还是很怕面对他,怕和他接触多了,他就会想起她的身份。

异国他乡,和一个陌生男人春宵一度。这本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男欢女爱,你情我愿的事情,谁都没法指摘她。尴尬就尴尬在他是章继的小叔。

而且他前脚刚走,她后脚就把他微信给删掉了。这多少有点像是渣女行径。

墨菲定律告诉我们,怕什么来什么。她越怕见章秋白,这人就越是要出现在她面前。且越来越频繁,拦都拦不住。

眼下这种局面,顾千俞当然不可能擅自走掉。

她站在原地僵持数秒,顶着乐乐兴奋的眼神,不情不愿地走到车旁,隔着车窗喊人:“小叔,您怎么来了?”

看看,又是这样恭敬的姿态,讨巧的笑容!

可惜眉宇间却不经意流露出一丝烦躁和无奈。

很显然,她并不想见到他。

章秋白本不想来见她,鬼使神差来到枝白路,车子停在馄饨店外,他打算待一会儿就走。没想到被乐乐发现了。这孩子的眼神不知道多好使。

他现在马上就走也说得过去。然而当他捕捉到女孩眉宇间的这丝烦躁和无奈时,他突然就不想走了。

人哪能事事如意,他偏不顺她意。

她不想见他,他还非得在她面前杵着。

他就和她杠上了。

男人推开车门下车,双肩淌满灯火,脚上皮鞋锃亮。

他的语气无比熟稔自然,“肚子饿了,过来吃份馄饨。”

顾千俞:“……”

眼瞅着她又要皱眉,他戏谑道:“怎么,连碗馄饨都不招待了?”

顾千俞:“……”

顾千俞很肯定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他哪里是来吃馄饨的,他分明就是来找茬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