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窟是什么?

天窟代表可怕的浩劫,将世界暴露给黑暗中的未知存在,让游荡的贪婪之物寻着生灵气息找过来,掠夺破坏。

就像在黑暗中高高举起火把,能引来飞虫,也能引来猛兽暗中窥伺。

与龙珠共鸣让黎采玉得以短暂的控制万年龙尸战斗,当他凝望那庞大的天窟,遮天蔽日,立即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做梦。那一瞬间,封印天窟的念头无比强烈,而且要快,不能拖泥带水,节外生枝。

“……”

黎采玉从黑暗中醒来,昏昏沉沉,脑袋很重,身体很重,没有力气。

他艰难睁开眼,眼前的画面一片模糊,好像有人在动来动去,但看不清楚,晃得眼花,耳边有声音,但听不真切,仿佛无意义的嘈杂声交织到一起,让他脑袋疼。

什么都分辨不出来,意识犹如被拼命往下拉,往黑暗坠落。

他迷茫的睁着眼,目光呆滞,片刻后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丝毫不知道自己醒来又昏迷引起怎样的骚动,兵荒马乱。

再度苏醒过来,黎采玉感觉浑身发软,就像睡了很久很久的那种无力,微微酸痛。床边坐着一个人,焦距逐渐清晰,看清楚赫然是雪如圭,长长的银发用龙鳞醉月簪半挽着,装饰简单却十分吸睛,一身素色衣衫,衣襟袖口有鳞纹滚边,低调不失清贵。

视线撞上对方的目光,黎采玉愣住,脑子一片空白。

他张张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下意识抬手,想要为雪如圭擦拭泪水。

清冷孤傲的仙尊垂泪,一滴滴泪水犹如断线的珠子滚落,眼睛睁着,一眨也不眨,银色睫毛被打湿,眼眶发红,破碎感迎面而来,让黎采玉由衷产生无措感,慌张爬满内心。

手抬到一半,落下来,挣扎着要坐起身。

在雪如圭的帮助下艰难坐起来,后背靠着枕头,黎采玉喘了一口气,久违的感觉到疲惫。

“别哭。”他这样说,抬手刚伸过去,被紧紧抓住,贴在对方面颊,温热的泪水落到指尖,不高的温度,却烫人,烫的黎采玉越发心慌,不知所措。

黎采玉试着转移注意力,“我睡了多久?”

“两年。”

他刚想说不久,可话涌到嘴边,触及雪如圭的神情,就变成:“抱歉,让你担心了。”

雪如圭面无表情,分明眼眶红的厉害,泪水不断落下,可他看起来就如同无动于衷的人偶,呆呆的,失去大部分反应力。

闻言只轻轻应了一声,再没有其他反应,直愣愣看着黎采玉。

“圭圭?”黎采玉轻唤。

雪如圭眼神微动,没有出声。

“你还好吗?”黎采玉问了一句,然后道:“要是生气,你就打我吧。”

雪如圭微微低头,垂下眼睑,一动不动的呆坐着。

“圭圭?”

黎采玉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抬起另一只手,捧住雪如圭面颊,让他抬头看自己,“圭圭,看我。”

雪如圭迷茫的看他,这个反应格外有既视感。

麻木……是的,就是麻木,忍耐到极点后,无可奈何,就变成这样。

黎采玉给他擦眼泪,越擦越多,直到门边传来脚步声,随后惊呼:“师尊?!”

一下子打破室内诡异气氛。

黎采玉敏锐感觉到雪如圭似乎震了一震,呆滞如人偶的神色终于发生些许变化。

弟子吵嚷嚷的声音响起,“师尊醒了!师尊醒了!!!”

兴奋的跑开,去叫其他人。

“……二狗哥?”雪如圭开口,迟疑不定,小心翼翼。

“嗯。”

“二狗哥?”

“是我,我醒了。”黎采玉给出肯定回复。

雪如圭睁大眼睛,抬手在他面上摸索,仔细检查,似乎在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苏醒过来,还是幻觉。动作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焦躁,手指颤抖,整个人也渐渐颤抖起来,害怕,激动,生怕只是一场梦。

“二狗哥?!”

“我醒了,真的醒了。”黎采玉耐心肯定。

下一秒,雪如圭扑进他怀里,双手用力抱住,脸埋在肩膀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书小说【tia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反派哭着求我住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