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很无辜,班悦觉得自己啥也没干。

老妖是回工作室做最后的收拾的,上午他们就准备出发,准备的材料都要带走,包括用的比较顺手的化妆品之类。

她原本以为此礼昨晚是能劝动合伙人回家睡觉的。

没想到,这人劝是劝了,但只劝了一半。

睡是睡了,但是没回家。

所以,她自然也没想起来要给人带一份汉堡。

哦,是两份。

更何况,大清早的,就瞎了眼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

从这个角度看起来,仿佛是连体婴呢。

要不是两个人都衣衫完好,保不齐她能想点更废的。

此礼倒是很泰然自若,他只是折身去桌边把班悦的鞋子拿过来摆好,之后才问:“几点出发?”

班悦也很自觉地一面穿鞋一面兴冲冲对老妖道:“人还是要睡觉啊!我给你讲,我有想法了!就刚刚,我突然——”

“别,您老啊,先回去把行李收拾了。”老妖抵住她,“回头车上说。”

而后她才对此礼道:“大概两个小时后出发,你可以不?”

她觉得此礼好像没怎么睡。

“嗯。”

班悦愣了下:“什么意思?”

“你熬了几天了,”老妖道,“我还敢叫你开车?”

所以,此礼也会去吗?

显而易见,是的。

回家的路上,班悦问:“你不上课了?”

“刚好之前跟小陈调过课,加上这两天提前上的,差不多。”

原来如此。

只不过,班悦突然想起来:“你是说,你原本就打算陪我一起,所以这两天才提前上课了?”

“应该感谢院里本来就给我排的课少,”此礼道,“我留校,主要还是负责科研项目。”

班悦巴巴瞧着他。

此礼无意中扫见,才明白自己是没说明白:“你这么想,一所学校需要科研项目和课程等多方面的安排才能立足,但是每个人的能力有限,在学校发展中承担的责任各有侧重。我刚好是课程少一些负责课题多一点的那一类。”

“喔。”班悦点点头,“你真厉害!”

无论如何,反正情绪价值拉满~

此礼其实自己都觉得没讲清楚,却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夸赞给整得一愣,瞬间有点不会了。

看他默然,班悦后知后觉:“我是不是把天聊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