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认不认识刘安啊?刘安啊!”女人机械地道,麻木的脸上挤出了笑容,尸油亮晶晶地糊在上面,像是糊上了一层糖浆。

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她整个人好像都注入了几分活力,激动地比划着,孩子都要抱得不稳。

‘刘安’?

是和‘玩家’身份有关的吗?

殷流云回想了一下,这两天和他们交流的时候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于是他摇了摇头。

女人怔了一下,像是完全没想到殷流云会是这种反应,整个人像是活动的机器被猝然按下静止键,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裸露的眼球被油浸得肿胀发白。

“怎么会呢?你仔细想想,你真的不知道刘安吗?”女人焦急道,迟钝地一句句地重复着:“怎么会?你怎么会不知道刘安呢?”

女人最后抱有一丝期望,磕绊地问道:“……是不是你,你这娃儿、没有好好上学?”

殷流云语塞了一下,他确实成绩不好来着。

弹幕纷纷嘲笑起来:

【姨姨一语中的】

【看殷子的表情我就知道阿姨说中了】

【娱乐圈文盲人设坐实咯()】

【姨姨你要不认真看一眼殷子呢,就他这样的人家大人物也不爱搭理啊】

“这样啊,这样啊……”女人愣愣道,神情逐渐黯淡下去,整个人像被抽空的袋子,殷流云甚至感觉对方的皮囊真的瘪了一块下去。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她茫然地问着,一声声的不知道在向谁发问。

他们到底不是这个游戏真正的玩家,npc的异状如此明显,而不论是殷流云本人还是弹幕都丝毫没有认识到异常。

他们真心实意地把眼前一团数据组成的东西当作是人。

殷流云看她这样也不敢走开,况且殷流云看着她抱着孩子,很难不联想到自己的母亲身上,就更难受了。

“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殷流云轻声问道。

女人猝然停止了呢喃,下垂着头颅去看那个孩子。她的脖颈软得像只剩了一层皮,头几乎要被自身重量扯烂。

“茵茵,我的茵茵……”

殷流云没听清对方说什么,女人猛然抓住了他的手腕,殷流云的袖子登时浸湿了一大块。她的眼里分不清含的是泪还是油,虚弱得说话都是气音。

“婆婆说、只有你们,能救人”她哀求着:“求求你,救救我的茵茵吧。”

殷流云被这样哀切的目光注视着一时愣了神,喉结动了动。

他想起萧观南说过的,一星副本结束后一切都会结束,可他看着那个母亲的眼睛,最后还是点头了:“……好。”

“我只能试试。”他眼眸躲闪。

殷流云找到人时,萧观南正和张臧一起坐在假婚礼的简易婚宴上,他一脸新奇,而相应的,张臧此刻面带嫌弃。

“你进游戏之前难道连人家婚礼都没参加过吗?”张臧深觉丢人。

“那几年还真没怎么有空,我是想去的,不过他们都说不能用这些小事来打扰我。”萧观南随口道。

张臧完全不信:“我发现你这人真的,嘴里一句真话都没有。还不能打扰你的事,怎么你是皇帝啊?”

萧观南笑笑,没辩驳什么。

殷流云走过去,直接和他爸说明了情况,开门见山地问他爸有没有什么办法。

萧观南思索了一会,眉头展开,明显是想到了什么,然而他开口只道:“没有办法。我说过的,一星副本结束npc都会消失,你硬要强留,结果大概率是不尽人意。”

旁边其他公会的张厂和薛鸣江也在,听殷流云说这种话,忍不住摇头嗤笑。

薛鸣江面露嘲弄:“那就是个npc,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推动副本,所有的东西都是副本设定好的,你还真的难过上了,太蠢了。”

“新人通病。npc是完全不值得浪费感情的,以后的副本会教做人的。”张厂也附和道。

弹幕完全见不得殷流云受委屈,登时反驳道:

【屁,我就觉得我的纸片人老公天下第一好】

【什么现充发言,拖出去杖毙(没有说现充不好的意思,这里特指这个傻x)】

【前面的姐妹,严谨】

陈念禾看他们聚一块还以为有什么情报,结果没想到是这件事。

她思索了一下,沉吟道:“要不你去找找殷渊吧,他道具多,绝对会有办法。”

其他人眼睛一亮,显然也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撺掇道:“确实确实,他道具多,绝对会有办法。”

薛鸣江想到了什么,眯了眯眼睛,道:“我之前看他好像带了一个道具,样子是四只金环,那个道具应该能帮上忙,你去问他要吧。”

殷流云惊喜地道谢,转身又去找殷渊了。

萧观南轻飘飘地瞥他一眼,冷漠道:“别眯你的眼了,本来就小,再眯就没了。”

张臧皱眉道:“你们让他去找殷渊做什么?他那种人最厌恶的就是别人觊觎他的东西,你们这不是故意让他去招惹殷渊吗?”

“添点乐子,有什么关系。”薛鸣江不在意道:“再说了,那东西确实能帮上忙,只是能不能拿到手就两说了。”

“那东西怎么帮忙?”陈念禾不解地问。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