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将师尊拉下神坛》转载请注明来源:天书小说tianshuxs.com

殷阳躲在戒律院的灰瓦之下,偷偷向刑台张望。

他已经在这儿守了三日。

三日很短,又很漫长。

那个号称是妖皇的小丫头,并不怎么安分。

头一日她刚捱了打,垂头丧气,几乎不怎么动弹。除了偶尔抬头,大口吞咽降落的雨水。

第二天好像是缓过劲。她时不时拽那两截锁链,想试试能不能让它松动。

跪久了腿疼,时不时抬起一条腿来蹲着。可是锁链锁着她,又不能完全地蹲下,也不能完全地站起。两条腿非常吃力地半蹲,双手被展开,模样特别的滑稽。

殷阳躲在院墙后面,认真思考该怎么杀她。

因为她一直在乱动,他便没找到机会。

万一他过去砍她,她大叫呼救怎么办?虽然这里人迹罕至,难保不会被人听见。

第三日入夜,她彻底安分了。也不知是脱力还是濒死。老老实实地跪着,没拽铁链,也没挪动腿。

刑台之上,那个小小的,纤瘦的身影一动不动。只有风偶尔吹动她破碎的衣衫。

殷阳怀疑她是不是死了。如果真死了,那就省了他很多麻烦。

如果只是昏迷,那么趁她昏迷,将她一刀刺死。杀完以后,再把她的尸身抛下万魔窟,谁都不会知道。

——可是,真的要杀她吗?

她还没有犯下她被指控的罪行。就算她是妖皇,他有资格审判吗?

「快动手吧。」

脑海中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

「别再婆婆妈妈的。叫人看笑话。」

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如果你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

也许有别的办法呢?

如果不杀她,也可以阻止未来的悲剧呢?

「你不会还想再经历一次吧?」

「那些痛苦的回忆,那些耻辱」

「一刀一刀,被切碎的疼痛——」

「忘记了吗?」

「那我帮你想起来。」

*

殷阳的记忆回到那个冰雪刺骨的寒冬。

大昊帝师围着幽州的大都,进攻了整整三个月。道路都被切断,粮草告罄。城中的百姓饥寒交迫。

三万长城守夜军尽数覆灭。最后一个守夜人,死在了大都的城门口。

浩汤倒下,便再没有能拦住敌人的铁蹄。

大昊帝师长驱直入。

为首的,便是那传闻中的妖皇,穿着一身红衣。名字叫龙芸。

殷阳跪伏在大明殿的台阶之下。身边是他的兄弟姐妹。前面是幽州王轩辕荣盛。王上身边,是王后和其余妃嫔。

王后轻轻地抽泣着。轩辕荣盛下跪,对红衣妖皇磕头说:“幽州已降。请圣尊开恩,放过我幽州子民。”

那个妖皇穿着一袭艳红的霓裳,红色的裙摆和缎带曳了一地。

她从大明殿走下来。又在俘虏跟前来回地走。像审视战利品。

殷阳伏得很低,不敢抬头。红色的纱缎由他眼前掠过。纱缎上缀着小小的贝壳,亮晶晶的,像星星。

头顶传来咯的一声笑。

那声音脆生生,娇滴滴,却叫人毛骨悚然。

妖皇开口,是一个少女的声音,极度的娇柔,又极度的冷酷。

“大都有三十万百姓。轩辕王室可不止三十个人。王上既想拯救你的子命,本座便给你一个拯救子民的机会。”她说着,往地上扔了一把短剑,“只要有一个人自行了断,我便放过一万条人命。只要你们全部去死,幽州的人谁都不用死。”

说到这里,龙芸好像很开心。她笑嘻嘻说:“那么,谁先来呢?”

阶前非常安静。连王后的抽泣声都没有了。

等了片刻,谁都没有出来。

“怎么,你不是要救子民吗?你的子民为你打仗,为你流血。长城守夜军三万人,一个活口都没留下。他们愿意为你们去死,你们怎么不愿意为子民而死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