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晶体人类,好气魄。不过希望等会儿做实验的时候,你也能保持这样的精气神。”余和春笑着说道,他知道,只要有第一个人签,接下卡都会陆续有人签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丹尼尔的条款放在第一条。

庄沐看着丹尼尔,无奈地笑笑,似是自嘲他看着第二第三款,思考了一会儿,又问道:“如果我们全都撤出绿岭,你们会把我们安置在哪里?”

“在二号空岛,白月林和桂都在那里。有一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想问你们了——林仁去哪里了?还有涂山心心呢?”

“来之前因为曾经和白月林起了矛盾,他说不想过来,童嗣和他吵了一架。我本来想上去劝架,吵到最后,只好一记殇痕想给他一点教训,结果没想到,他人不见了。”丹尼尔面不改色地开始鬼扯,他只是为了让余和春误以为林仁已经死了,让他们不再去纠缠这唯一的幸运逃脱者而撒了这么一个谎,“尔达斯没有让林仁复活,现在白月林又突然暴走,我们也开始思考尔达斯是不是真的放手了……那个悲剧之后,涂山心心受不了刺激,也殉情了。”

在这个假设出来的剧情里,是丹尼尔自己误杀了林仁,所以他本人在叙述额时候也刻意伪装出些许悲伤和后悔。边上的几个人虽然一开始没有跟上丹尼尔的思路,但也在中间就想明白了。他们没有丹尼尔那么好地表演力,只好低下头佯装悲伤。

从某种程度上,低头之后余和春也就看不到真实的面部表情了。只是沉默,有的时候比言语更有说服力。

“哦,这样啊……愿逝者安息。”余和春并没有怀疑,因为丹尼尔的解释的确合乎情理,更重要的是,也合乎自己的意愿。于是他就选择相信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了,不论真假,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就和普罗大众一样。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符合自己意愿的谎言,而非真言。丹尼尔深知这一点,人性最脆弱的,关于真言谎言的一点。

“回到刚刚的话题,二号空岛,人不多吧?”丹尼尔故作姿态地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这样问道,“不让我们参与,这是简单的,但我们也不希望我们答应之后又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

“这是当然的了,乙方的条款里面就包含了这一条。我们会保护你们的隐私和人身安全。”余和春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只怕你们自己雇了杀手,事后又把责任推卸。你们自己查自己的院,能保证不偏私?”庄沐重新接过话题,因为他的确比丹尼尔更有资格决定绿岭空岛。他问出了最致命的问题。

“我只能说,我们努力让每一天做的比昨天好。”余和春十分微妙地回答。

庄沐看了余和春一眼,然后就签了两次名字:“我们这样信任你,也希望你能信任我们……至少在现阶段,在冷静下来之前……我们想安静一会儿,安静地看着你们疲于应对小行星,水膜,还有尔达斯……你们绝不会轻松,就像之前丹尼尔所说,你们会后悔这样对我们的。”

“但这对于双方来说,是最好的妥协。我们不需要你们也能做的很好,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证明的。等着吧。”余和春笑着说道,“就算未来要你们重新出山,也会说很久很久以后,我们要直接面对尔达斯的时候——我更希望没有你们或者妖姬,我们也能战胜尔达斯。

“无论是你们还是尔达斯,拿在手里都是个烫手的山芋,不是吗?你们对于空岛来说,就是和白月林一样不受控制的危险因素,必须排除。”

现在双方的意愿都已经明了,虽然对于绿岭方来说,为了白月林不死,无论是多少的牺牲,都必须要毫不犹豫地付出。

于公,她是只身抵挡灭世洪水的救世主。于私,她是独一无二的精神领袖,名为超越的妖姬。

没有人能取代她。

“圣灰和祭坛一类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们带过来,至于深渊的观测者之眼,我看你们是拿不到。深渊还在陆地,也就是现在的海底,就算童嗣帮你们开启亚空间通道,就算丹尼尔亲自出马,也是没有办法成功拿到的。”艾利兹先是在第四条款,关于自己不再担任某个职务上签了名字,然后这样说道。

“这话怎么说?”余和春一时间没有听懂。

“那可是观测之眼,他们现在就看着我们签字,无论我们计划多精妙行动多隐秘,都会他们提前知道。正教里面似乎也混有几个拥有异能力的教司,说不定还有尔达斯的援助……我建议你还是放弃观测之眼,那等神物就算弄到了也不一定能用——除非尔达斯希望你用,否则你是没有可能用得到的。”

“……有道理,的确,的确是这样。他们的情报永远比我们快一步,不,不止一步。”余和春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强人所难不会有任何结果,于是他亲自用笔划掉了那一行,“那么,我就要圣灰和祭坛,我们会找到更好的人选,准备充分之后,向尔达斯正式宣战。”

余和春只是认为现阶段人类文明与尔达斯抗争而已,现阶段,不代表永远。他虽然没有杨廷玉那么激进,但也想着前进,虽然速度有点慢。

艾利兹轻叹一声,签了字。

于是最后的目光落到了很久没有反应的童嗣身上。后者只感觉浑身突然发凉,就连后脑勺都有点不是自己的了。

“真的会死吗?一百零八片太多?”庄沐皱眉问道。

“我给三十六片,再多就会伤身。”童嗣沉声道,“最多六十四片,不能再多了。”

“一百零八片,不给就别签。”余和春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死给你看?”童嗣怒道。

“就怕你不敢。你一个妖王,难道就没点保命放手段?除去所有鳞片不让你有性命之忧,只是会让你花费很多时间恢复而已,而且,会很痛——这也是艾利兹告诉我的。”

童嗣顿时陷入了沉默。

许久,他又开口问道:“能不能分几次?”

“同一次的气血是最好的。”余和春依旧坚持,其实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简直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

他就是想童嗣死。

可是童嗣没有办法拒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书小说【tia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人间有洪水猛兽》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