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天书小说】地址:tianshuxs.com

光阴如箭,一弯弦月重新挂上天幕,亮晶晶,好似一把漂亮的小弓。

又到了难熬的夜间。

吃过饭的两个人,玉京还舍不得离开新竹枕,自躺着。

和尚收拾刷洗完,归置好极少的器物,站起。

火光将本就长身玉立的身影,拉得更加颀长。

玉京见状,一翻身自竹枕上坐起,问:“大师,你要走?”

和尚淡淡道:“贫僧将这剩余竹片,放回惯宿的山洞去,以免弄得你这也满室狼藉。”

他果然弯腰,将归拢束在一起的竹片,拿在手中。

玉京忙问:“你还回来吗?”

和尚沉默片刻,才说:“我明早再来看你。”

这下,不用说明,两人都知道昨夜卧在干草上,谁都没睡。

玉京张嘴,想要说句什么,却又张口结舌。

和尚只是嘱咐:“天色已晚,你不要出山洞,等会贫僧出去,给你搬块石头挡着洞口,明天一早,再来给你搬开。”

玉京想起昨天和尚的问话,十分敏锐,马上问:“大师,发现了歹人?”

和尚点点头,又摇摇头,想了想才道:“只是看见痕迹,来人身上有功夫,而且一直藏在暗处,恐怕居心叵测。”

玉京欲言又止,和尚安抚她道:“贫僧也懂得一些奇门遁甲之术,定将洞口掩饰得让人找不到,公主无须忧心。”

眼看和尚转身就要走。

她咬着唇,下定决心:“阿京昨夜蛇毒又发作了,这毒来得古怪,似是白天还好,夜里就厉害了。我……我……”

虽然,彼此心照不宣,昨天夜里发生了啥,和尚却也想不到,玉京这样心直,竟直接说了出来。

他的双眉微皱,正要说话。

玉京又道:“阿京一个儿,被石头关在山洞中,就怕半夜抓得自己溃烂而死也没人知道。”

她的声音更低,如同幽幽叹息:“只求大师不嫌尸首无状,明早为阿京收了尸,烧成灰,将我带回给我阿爹阿……”

她还没说完,和尚马上接口道:“好了,好了,我明日白天再回自己山洞”。

真真是个魔星,他明知道她在危言耸听。

却一想到她话里描述的情形,心头就发紧。

他就遂了她心意,留了下来。

守着她,及时缓解救治,他也比较放心。

看和尚目光淡淡看她,玉京赶紧道:“阿京发誓,绝对不再像昨夜……”

她话还没说完,和尚一声干咳,道:“好了。不早了,各自安寝吧。”

这妖精,怎么什么都敢说!

歇了火,暗色洒满山洞。

和尚也重新躺回刚铺平干草的西侧。

他昨夜几乎没合眼,本应该困倦非常。

却又生怕听见点什么动静,合着眼神志依然清明。

好在,只有东侧微微的呼吸声,渐渐平缓。

洞顶的滴水声,分外明晰。

和尚轻舒一口气,鸦羽轻覆眼帘,坠入沉沉梦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妖精与圣僧》转载请注明来源:天书小说tianshuxs.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