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羡渔立刻辩驳:“不,万掌门,昆仑一事事出有因,今日之事更是纯属误会一场,你且听我解释。”

万玄真的眼神冷冷瞥来:“逍遥峰主,你还想如何巧言脱罪?”

林羡渔正欲开口,万玄真猛一侧身,指着元安的尸身厉喝道:“你管这叫误会?”

“林峰主,你瞧瞧你们师徒身上的夜行衣,你瞧瞧你徒弟剑上的血,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亲眼所见,人证物证俱全,难道我万某人还能冤枉了你不成?”

“此事尚有疑虑,请万掌门容我辩驳一二。”林羡渔竭力辩解,却被万玄真冷笑嘲讽:“你们被我抓个现行,却还妄想逃脱罪名?若你们未与元长老缠斗,又怎会中了他的独门乱气散?”

林羡渔这才明了,方才开门时吸入的异香原是元安用来防身的乱气散。那气味已淡,想来是他方才与真正的凶手交手时所用,却不想余味被他们吸了个正着。

这乱气散药力如此霸道,那料想吸入了更多的真凶也不会好过,想到这里,林羡渔忙道:“万掌门,快,封闭门派,真凶可能还没走远!”

万玄真咬牙冷笑:“事到如今,还想混淆我视线?林羡渔,我就问你一句,你徒弟的剑上,流得是不是元长老的血?”

林羡渔一时语塞,不管怎么说,方才开门时元安却有一息尚存,是萧烬那一剑,让他断了最后一口气。

但这分明是有人蓄意陷害,当时那种情况,就算萧烬不出手,她也会,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东西打到他们身上。这江湖险恶她再了解不过,生死关头谁能顾及他人?那满室杀意袭来,他们若不动手,只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她师徒二人。

只是这种解释,万玄真是不会听的,他手一挥,厉喝:“给我拿下他们!”

林羡渔纵使千般委屈万般怨憎,也不得不承认,幕后黑手这一盘棋,下得绝妙。

设计完美,环环相扣,连时机都卡得天衣无缝。

赶在他们到来之前打伤元安,又将奄奄一息的他用术法藏于门后,在墙角布下杀意凛然的机关,算准了在那样浓烈的血腥味和杀意笼罩之下,神经高度紧绷的他们即刻便会出手,造成元安为他们所杀的误会。

只是不知,元安的乱气散,是不是也是那人计划中的一环?

若是,那这个幕后黑手真是太可怕了。

沧海弟子纷纷持剑靠近,将二人绑缚起来,林羡渔心急如焚,却半分反抗不得,只得大声道:“元安前辈非我师徒所杀,另有人栽赃陷害,万掌门若执意拿我二人顶罪,落得是非不分的污名是小,放走了真凶,让其继续为祸人间才是大!”

万玄真眼寒似冰:“林羡渔,我与苍梧派岳掌门一向交好,为了两派情谊着想,我暂且不动你这一峰之主。但我虽杀不得你,你这徒弟却是再留不得!”

林羡渔心头一颤,目眦欲裂:“万玄真!你敢动我徒弟,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势必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万玄真冷哼一声:“你纵徒行凶,助纣为虐,我自会将你交予岳掌门处置。你能从思过崖出来的那天,再跟我叫嚣不迟!”

“来人,给我将这恶徒乱剑砍死,以泄我心头之恨!”

他一声喝令,弟子即刻便要动手,林羡渔都快疯了,忽听一声:“且慢!”

出声的是燕惊寒,他此刻终于回过神来,半跪在地,向万玄真拱手道:“师尊,此事恐怕还需详加调查,请先留他一命。”

万玄真冷着一张脸,道:“惊寒,你居然帮这孽障说话?元长老尸骨未寒,你这番作为,如何对得起他?”

燕惊寒紧咬牙关:“正是想让师叔祖瞑目,才更不容任何冤屈。若今日之事果真另有隐情,错杀旁人,教真凶逍遥法外,师叔祖泉下有知,如何安息?”

“荒唐!”万玄真厉喝:“萧千问夜半闯我沧海,杀我长老,我合派上下亲眼所见,有何隐情?”

燕惊寒此刻心乱如麻,是他将林羡渔师徒引入沧海,归咎起来此事因他而起,但怒火过后,冷静下来细想,他实难相信萧烬会对元安下手。

但这其中因果却不便此时昭于人前,他只得道:“林峰主视萧千问如命,若错杀了他,日后她必定与我沧海不死不休。师尊,难道你真的认为,她若要寻仇,区区思过崖便能拦得住她吗?”

“师尊!”万玄真还欲再说,燕惊寒亦喝道:“除非,你现在便能将林峰主一并杀了!到那时,沧海与苍梧势不两立事小,苍梧之渊的封印,难道师尊能替她来补吗?”

他疾言厉色,一番说辞掷地有声,这句话一出来,四周的空气忽然静了下来。

弟子们面面相觑,院中的长老们也面露忧色,万玄真一张面孔青了又白,思虑半晌,喝问道:“林羡渔,你徒弟犯下如此大错,你执意回护于他,置天下苍生于不顾,不觉愧对风华前辈吗?”

林羡渔见万玄真口气松动,连道:“非我执意回护,只是此事的确非我师徒二人所为,还请万掌门明察秋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书小说【tianshuxs.com】第一时间更新《九亿道友的噩梦她重生了》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