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天帝》转载请注明来源:天书小说tianshuxs.com

“归到底是什么,什么又才算是归呢?”秦尘自言自语道。

冥冥之中,秦尘想要的答案就在身前,但倘若自己踏进这个门之后,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答案,代价便是自己再也无法回头。

秦尘与逐凡父子以及太上仙域众多家庭排队至传送法阵之前,身前身后人山人海,相互簇拥着在传送门前进入。

“按照之前登记时候给我们的信息,我们应该会是第二波进入传送前往尘梦仙域。”逐凡拿着手中的玉牌交给秦尘和逐狄手中,同时嘱咐道:“这个玉牌千万不要弄丢了,如果身上没有玉牌进入传送门的话,会被传送法阵绞杀的!”

随后逐凡依旧不放心,再次强调道:“记住进传送阵前,一定要确保传送玉牌在自己身上啊!”

“逐狄,你这么让你爹不放心啊!”在逐凡对秦尘二人苦口婆心之际,之前嘲讽逐狄的那一队富家子弟走上前来,嬉笑着说道。

逐凡见到来人后,欲言又止。

自己孩子懂事不需要自己操心,逐凡作为父亲当然看得很清楚,同时也知道逐狄在同辈人之中也是经常被嘲笑的对象,原因就是家庭,这是逐凡无法改变的,毕竟自身实力太普通了,根本不像这几个从父辈或者祖父辈便开始积攒家业,至今已是自己居住的天谷城附近有名的名门世家。

而逐凡自己没有父亲,只能靠自己,像他这种在修行上受到不可逆转的重伤,或是早已停滞不前的普通人,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的儿子逐狄了。

至于逐凡的父母亲,他没有一点印象,就像前两日秦尘问道自己有关尘梦仙域的事情,自己想不起来一样,仿佛自己从尘梦仙域出来之后,便丢失了好多记忆。

当时送自己回来的人员告诉逐凡,他是在修炼中不小心走火入魔,随后导致记忆消失的,按理说一个人要是失忆,应该会努力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失忆,以及失忆前的记忆,然而这么多年逐凡自己却从未思考过这些,直到秦尘提起,逐凡才后知后觉。

“爹,没事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逐狄在一边以为是逐凡听到那些话,受到了打击,拉着逐凡的袖子说道。

逐凡回过头看着逐狄,眼角莫名泛起泪花,心疼地抚着逐狄的头。

“爹你怎么还哭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逐狄说着说着眼圈也红了,毕竟这一去尘梦仙域就是十多年,甚至几十年,等到自己学成归来时,就已经是成年了。

逐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又不知为何如此伤感,仿佛生离死别,于是便轻轻抚着逐狄的头,摇摇头安慰道:“爹没哭,爹是激动,一想着儿子回来后就要比爹还要高,就很激动!”

而秦尘在一旁却注意到了逐凡的变化。

常人无法分辨,但秦尘却能敏锐的发现,有一层笼罩在逐凡身上的气正在以不可察觉的速度逐渐暗淡。

此先秦尘见到逐凡后并未留意这一层气,因为这里所有人身上都有这股能量,甚至和灵币中的灵力如出一辙,秦尘以为这是从尘梦仙域修炼出来后的能力,毕竟这股灵力还在隐隐提升着逐凡的实力。

因为逐凡资质平庸,所以那种提升微乎其微,恐怕再修一百年几千年也不会有明显地精进,但并不是零。

然而现在秦尘眼中,逐凡身上的这股灵力正在减弱,而一股完全属于逐凡的灵力,也从薄弱的外壳下若隐若现,如果在场所有人的灵力都如同一个陶瓷的话,那现在逐凡就如同外表产生了裂纹,同时更艳丽的颜色从缝隙中透了出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蜗牛狂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天书小说tianshux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